当前位置:
两晋时期湘州地区的行政建制(下)
来源:专业代笔网 | 作者:nh3513 | 发布时间:2018-03-27 | 165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东汉时期湘州地区继续延续西汉的建置,郡级一级政区没有变动,湘州地区仍处于荆州刺史部的管辖下,到东汉末年时,黄巾起义爆发,朝廷为了加强对地方的控制,“改刺史,新置牧。” 刺史逐渐参与地方政事,执掌一州军政大权,于是州成为郡、县之上的一级行政机构,东汉后期地方势力逐渐强大,州牧之任渐重。
  东汉时期湘州地区继续延续西汉的建置,郡级一级政区没有变动,湘州地区仍处于荆州刺史部的管辖下,到东汉末年时,黄巾起义爆发,朝廷为了加强对地方的控制,“改刺史,新置牧。” 刺史逐渐参与地方政事,执掌一州军政大权,于是州成为郡、县之上的一级行政机构,东汉后期地方势力逐渐强大,州牧之任渐重。
  到三国时期,地方行政制度基本上延续了东汉时期的州、郡(国)、县三级,湘州面临的主要形势是蜀吴对于荆州地区的争夺。到东汉建安十三年(208年)的赤壁之战后,荆州分割为南北两部,曹魏据有南郡之北,孙吴得南郡之南。建安二十年(215年)蜀吴达成湘水之盟,以湘水为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 ,但湘水之盟并没根本解决蜀吴之间的矛盾。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夷陵之战,吕蒙大败刘备,荆州大部分地区为孙吴所有,此后湘州地区一直处于孙吴统治之下,直到西晋平吴。
  在孙吴统治时期,孙吴政权对于湘州地区的行政区划进行了调整。孙亮太平二年(257年)“以长沙东部为湘东郡,西部为衡阳郡”  ,孙皓甘露元年,“以零陵南部为始安郡,桂阳南部为始兴郡” ,孙皓宝鼎元年(266年),“以零陵北部为邵陵郡” 。营阳郡也在这一时期设置。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孙吴政权打算把湘州地区当成军事要地来建设,如将郡分部,设都尉来掌握本部军事,同时还采取州牧制,由荆州州牧来管理,形成二元统治。另一方面,通过不断细化缩小行政区划,有助于减小地方势力,加强政权对地方的控制力。通过孙吴政权的设置和调整,湘州地区内的行政建制逐渐完善,为两晋南朝的政区建置确定了基本格局。
  在秦汉王朝大一统政令的推动下,湘州地区的行政建置大体形成,并且经过孙吴政权的发展,使得地方建置更加完善,到西晋时期,将湘州地区提升为州一级的行政单位的条件已经具备。
  1.2 两晋湘州的统郡情况辨析
  根据《晋书?怀帝纪》的记载,永嘉元年八月,“分荆州、江州八郡为湘州” ,可以确定湘州在晋怀帝永嘉元年(307年)正式设立。郭仲产《湘州记》云:“晋永嘉元年分诸部置湘州,以西临湘水为名。” 湘州以此得名,也显现了湘州的地理区位。而成书近于晋世,以州郡志记载详备著称的《宋书》,在其《州郡志》也记载了两晋湘州省置的历程:“湘州刺史,晋怀帝永嘉元年,分荆州之长沙、衡阳、湘东、邵陵、零陵、营阳、建昌,江州之桂阳八郡立,治临湘。成帝咸和三年省。” 由此可以了解到,湘州在西晋末设立后,一直保持到东晋成帝咸和时期,后来并入荆州。此外《晋书?地理志》还曾记载穆帝时,“以长沙、衡阳、湘东、零陵、邵陵、营阳六郡属湘州” ,但此情况并未在《晋书?穆帝纪》中提及。《晋书?地理志》中同时记载了湘州以南的始兴、始安、临贺三郡属荆州的变动情况,何以荆州隔湘州而领三郡?穆帝时期的州郡变动是否属实,有待讨论。之后在晋安帝义熙八年(412年),刘裕平刘毅后,又“分荆州十郡置湘州” ,到义熙十二年(416年),刘裕北伐,次年“省湘州,长沙、衡阳、湘东、零陵、邵陵、营阳还入荆州” 。可见,湘州在两晋时期发展较为曲折,州一级的建置尚未稳定下来。并且在废省时,湘州多并入荆州,长时间处于荆州的管辖之下,由此也反映出自秦汉以来湘州地区与荆州的地缘关系。
  以上是湘州省立过程的记载,从中可以窥见史书的记载对于这一段历史存在诸多纰漏。《晋书》中没有关于湘州的专门论述,并且书中相关的记载也模糊紊乱,自相冲突,如《晋书?地理志》中记载的“怀帝分长沙、衡阳、湘东、零陵、卲陵、桂阳及广州之始安、始兴、临贺九郡属湘州” ,与《晋书?怀帝纪》中所称“分荆州、江州八郡为湘州” 的统郡情况自相抵牾。《宋书?州郡志》对于湘州的记载则为:“湘州刺史,晋怀帝永嘉元年,分荆州之长沙、衡阳、湘东、邵陵、零陵、营阳、建昌,江州之桂阳八郡立,治临湘。成帝咸和三年省。” 又呈现了湘州另外一种统郡情况。《资治通鉴》中胡三省曾注意到这些问题,主张依循《晋书?怀帝纪》的记载,并认同《宋书?州郡志》的观点。 以上是关于湘州在西晋设立之初的统郡情况,就史书中记载矛盾之处,后世学者也曾进行考证,如陈健梅在《晋怀帝湘州统郡考》一文中根据《太平寰宇记》卷一一四“潭州”条记载:“怀帝分荆州湘中诸郡置湘州,南以五岭为界,北以洞庭为界。”确定了怀帝时期湘州的南北界线, 始安、始兴、临贺三郡在平吴后属广州,三郡位于五岭以南,以此推测在永嘉元年(307年),确为分荆州、江州等郡设立了湘州,广州三郡并未被划入湘州境内。
  再将《晋书?地理志》和《宋书?州郡志》两书的相关记载进行比较,发现二者在就晋怀帝初置湘州时的统郡情况存在分歧,除了湘州是否包括广州三郡之外,还涉及到营阳郡和建昌郡是否归属湘州的问题。建昌郡,“晋惠帝元康九年,分长沙东北下隽诸县立,成帝咸康元年省。” 怀帝永嘉元年确实存在。营阳郡于孙吴时期分零陵郡置,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时划入零陵郡,到“穆帝时,又分零陵立营阳郡” ,在永嘉年间,营阳郡处于省废的状态,所以晋怀帝永嘉元年(307年)划定湘州时,并不包括营阳郡。依照《宋书?州郡志》,湘州设立时,荆州的长沙、衡阳、湘东、邵陵、零陵、建昌及江州之桂阳七郡当为湘州的辖郡。
发表须知
发表释疑
发表流程
答客户问
代写流程
代写价格
发表价格
新手指南​
代写须知
新手指南

最新论文

浏览提示:因硕士论文、博士毕业论文篇幅较长,动辄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所以本站发布论文采取分节发布,将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分章节分别发布。浏览时请关注本标题下的“上一篇”、“下一篇”相关标题,这样即可浏览全篇硕士或博士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