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艺术与商业之间——论张资平的《梅岭之春》(下)
来源:专业代笔网 | 作者:nh3513 | 发布时间:2018-03-28 | 1633 次浏览 | 分享到:
张资平的人生或许有着许多失败的地方,但是客观而言,从文学和艺术方面去谈,张资平确实有着较高的造诣,虽然《梅岭之春》依旧有着一定的局限性——这是由作者个人因素和时代背景影响的产物,但总而言之,我们不应该单纯从批判的角度对其作品进行解读,应该怀着宽容的、辩证的眼光对其作品的可取之处进行研究,切实做到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4.2语言的运用特色
  在封建社会时期,千年来一直都沿用文言作为官方语言,而这一直都被现代学者所诟病的,曾被称之为“无病呻吟”,新文化运动以后,我国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开始大力宣扬白话文。以《梅岭之春》为例,客观上而言,其白话文运用十分娴熟,笔法流畅,文字清新,相对于鲁迅先生的小说而言,虽然其深刻程度和内涵上远远不及,然而单纯从白话文字的角度去考量,显然张资平的《梅岭之春》更胜一筹。比如鲁迅先生笔下的文章中,“她”是用“伊”代替的;“我已经出离愤怒了”,这里的“出离”其实是“特别、尤其”的意思;“其一是手枪,立仆。”这里“立仆”是“立即倒下”的意思;“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这里“直面”指的是“面对面,不逃避”。从这几个例子 中,我们不难发现鲁迅先生深厚的文学功底,在遣词上绝不赘述,语言尽可能的精炼,然而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待,这样的遣词虽然十分华丽简洁、深意十足,但以现代人阅读小说的习惯来讲,这样的语言并不够直白,相对来说,张资平小说的语言读起来则毫无障碍。
  小说一开头描述的是已嫁为人妇的保瑛的家,“建在小岗上的屋,有一种佳丽的眺望。”短短的一句话,却蕴含着淡淡的惆怅和哀思,那么眺望着的又是什么呢?随着作者的描述,风化了外皮、布满了青苔的古塔以及塔下凋零了的梅花,再加上桃树嫩叶,明明是万物复苏的春,却给人一种万物寂寥的孤独感,挥之不去的是漫长的等待和怅然。相对于张资平的中后期小说而言,《梅岭之春》的艺术价值较高,从该小说的开头便可见一斑,这种清新脱俗又略带惆怅的色彩,反映的正是女主人公保瑛内心世界的真正颜色。而这样的语言与作者其他情爱小说相较并无丝毫靡靡之音,而细腻的比喻和婉约的景色描写,更是体现了作者深厚的白话文字功底。在文章的末尾,保瑛与吉叔的分别正是在开头时提及的古塔之下进行的,从塔下两人到风华古塔,更像是为我们展开了一副首尾衔接的画卷,令读者就像身入其景,以第三方的视角近距离看着二人的悲欢离合。
  4.3独特的叙事方法
  中国传统小说在叙述的过程中,都是使用“顺叙”的手法,随着情节的发展引出后文。而张资平的《梅岭之春》则不同,在小说故事的讲述过程中,可以发现一开始采用的是倒叙的手法,中间穿插着插叙、倒装的方式为我们引出情节。相对于张资平的《冲击期化石》而言,这种叙事手法在《梅岭之春》的运用上已经较为娴熟,并未丝毫突兀,而这种叙事手法之老练,在笔者看来可以与沈从文的《边城》相媲美。此外,前文已经提过,《梅岭之春》有些情节的发展是通过人物的心理活动描写引出的,而无论是心理活动还是书信,从叙事方法的角度来说都从第三人称的角度转变成了第一人称或第二人称,从这方面来说,这种方式能够使读者在阅读小说的时候更有即视感。比如当吉叔知道保瑛怀孕的消息后,“你就回去,快回去和你的丈夫成亲吧!”他这样想着,但又恐怕保瑛伤心,最后选择沉默。而这段描写,使得吉叔卑怯的个性更加鲜明,与此同时,采用不同的视角讲述故事,也使小说内容为全面和丰富。
  在《梅岭之春》的末尾,作者还运用了误会以及悬疑的手法进行叙事。“把女的……鞭挞,……刺死。把男的……不许回原籍。”运用这样的叙事方法,能够使小说情节更加跌宕起伏,大起大落,读到这里的时候,虽然明知道在小说的最开头就已经设定好了结局,依旧还是会令读者的心绪为之起伏,从而增强了《梅岭之春》的可读性,更加引人入胜。
  五、《梅岭之春》的商业性分析
  在许多人看来,文学作品的艺术性和商业性在先天上处于对立的关系。但是笔者认为,任何事情都拥有两面性,我们看待问题的时候应该以辩证的眼光去对待。文学作品的艺术性指的是其艺术价值,无论是人物性格的描述、语言运用的特色亦或情节的精炼及波折等等,都属于艺术价值的范畴,而商业性则表现在文学作品的销量上,即价格。抛开张资平个人的道德以及政治立场来看,《梅岭之春》无疑拥有着一定的艺术价值,与此同时,在那个年代还拥有着广泛的读者群体,因而其文章具有一定的商业性,甚至演变至后期,张资平的小说的重点已经全然偏重于商业方面了。但绝不能因此便认定具有高价格、高销量的文学作品不具备高价值的艺术性,四大名著就是最显著的例子。
  在现代节奏日益加快的生活中,出现了一种叫做“快餐文学”的小说,这类小说也被称为“商业小说”,其中有很多小说甚至出现了同样的“方程式”,这类小说之间的套路总是类似的,为商业而生,鼓起“借鉴”的大旗,做的却是抄袭的事情,而也是这些小说被归为“商业小说”的重要原因之一。其实,《梅岭之春》也被指认为抄袭。2004年,于九涛在《是模仿还是改编?--关于张资平的<梅岭之春>及其他》一文中,认为《梅岭之春》是对日本自然主义作家岛崎藤村的《新生》进行了抄袭 。笔者认为,《梅岭之春》和《新生》两本小说的故事情节有着一定相似的地方,但是着重点和所要表达的核心思想却截然不同,《梅岭之春》中,保瑛和叔父之间属于“五服”外的远亲,而《新生》中则属于近亲乱伦,并且《新生》刻画的重点是男女主人公不伦后的心里路程,而《梅岭之春》的本质确实反帝反封建思想,但是其情节的相似性也表明了张资平在撰写《梅岭之春》的过程中确实有借鉴的地方。而这种借鉴正是《梅岭之春》商业性的重要标志之一。
发表须知
发表释疑
发表流程
答客户问
代写流程
代写价格
发表价格
新手指南​
代写须知
新手指南

最新论文

浏览提示:因硕士论文、博士毕业论文篇幅较长,动辄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所以本站发布论文采取分节发布,将硕士论文、博士论文分章节分别发布。浏览时请关注本标题下的“上一篇”、“下一篇”相关标题,这样即可浏览全篇硕士或博士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