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形成的历史背景与理论依据(下)
来源:专业代笔网 | 作者:nh3513 | 发布时间:2018-09-21 | 393 次浏览 | 分享到:
马克思的人生价值作为一个理论体系,主要是关于人的价值问题。其构建的基础是研究、反思和批判的继承了当时西方哲学界的各种混杂价值观。德国哲学大师康德哲学的主体性思想是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生成的前期基础,与传统哲学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思考人生价值时将人这个世界的主体放在了核心地位,这也是一个超越,从此人们开始理性和科学的分析自身价值。
  二、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形成的理论依据
  (一)直接理论来源
  马克思的人生价值作为一个理论体系,主要是关于人的价值问题。其构建的基础是研究、反思和批判的继承了当时西方哲学界的各种混杂价值观。德国哲学大师康德哲学的主体性思想是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生成的前期基础,与传统哲学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思考人生价值时将人这个世界的主体放在了核心地位,这也是一个超越,从此人们开始理性和科学的分析自身价值。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形成的直接理论来源于黑格尔的历史观,黑格尔强调人要独立自主,具有精神性,要获得尊重,由此人的自我价值范围得到拓宽。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哲学中所提到的幸福观成为了马克思人生价值思想的主要来源,费尔巴哈哲学主张所有的思考应以抽象的人为出发点,而马克思的人生价值思想思考的出发点从抽象的人转变为了现实的人生。
  1、康德哲学的主体性思想
  通过哥白尼式的革命人们不再沉迷于外界的探索,而是开始探索人们自身,由此人们在精神维度上的变化与震撼是非常显著的,对于外界的权威和科学规范,人们不再迷信,而是拿起自身理性的武器,为自身存在和行为构建新的维度,即为了寻求人的自由来构建维度,人为自然、为道德准则、为美和高尚立法。康德哲学的主体性思想主要是启迪人们如何寻找自由,教会人们如何思考世界和审视自我,在康德的思想体系里,人的理性和自由是人的尊严和高尚的根源所在。康的哲学的主体性思想有三方面的主要内容。首先是“人为自然界立法”的知识领域。人在这个领域是缺乏本地性地位的,需要时间和空间纯形式的依存,而人的主体性地位以及人的能动综合统一的自我意识在只是领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第二是在为“道德准则立法”的道德领域,处于本体性的地位的是人的理性,人能将一切杂乱的感性经验的限制抛开来独立的为道德自由立法,在这个领域里真正的发挥了人的自由与理性,并为其找到了可靠的归宿。第三方面是沟通感性世界与理性世界,康德为沟通感性世界和理性世界,搭建了美学领域和目的论历史哲学领域的一个桥梁。纵观康德哲学的主体性思想,它将人类的知情意三种能力作为先验基础,人的主体性地位在这里得到了强调,从实质上来说,康德哲学主要是人的哲学,阐述了人是什么的问题。
  2、黑格尔的历史观
  黑格尔认为社会历史的根源和依据就是理念,他进行历史阐述的出发点始终是理念。黑格尔的历史观就是认为社会历史演进都是在理念自我运动支配下进行的。通过显示社会中的法理到道德再到伦理的递进,在这种递进中蕴含了由自在的自由到自为的自由再到自在自为的自由的理念。这个过程不仅体现了主观意志和客观理念的辨证统一,而且是一个理念从可能到现实的过程。也是一个理念的自我发展、自我实现以及完成自我实现以后再审视自身经历,并且社会历史在理念的推动下从第几道高级发展的过程。
  3、费尔巴哈的幸福观
  有两种主要影响深远的幸福观思想存在于费尔巴哈生活的时期。一种是宗教神学幸福观,一种是理性主义幸福观。康德和黑格尔是理性主义幸福观的代表,他们对理性、低感性与情感的作用十分看重,对于欲望他们主张加以抑制,道德的完善或精神上的幸福是他们所追求的,按理性命令行事才是人生目的和幸福,理性和人生会因为感官的享受和快乐而受到玷污和荒废。理性主义的幸福观与基督教神学的幸福观相比有力很大的进步。宗教神学幸福观认为幸福是虚无缥缈的上帝所赐予的,但是理性主义的幸福观过度的抑制欲望,导致了禁欲主义,理性对于幸福的作用也被过度强调,而感性在人们的生活中对于感受幸福也是很重要的,该观点否定了感性的这一作用。费尔巴哈的幸福观与以上两种观点都不同,他的出发点就是感性,对现实生活和人的生命加以肯定,认为人大欲望是人追求幸福的驱动力之一。费尔巴哈提出了一系列丰富的有关幸福的理论,他的关于幸福的主要哲学观点集中体现在他的关于伦理学的唯一专著《幸福论》中,这部作品在他的人本唯物主义哲学中地位很高,影响很大,这部作品主要包含了三个方面的思想内容,即:“生命本身就是幸福”;“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对幸福的追求”;“道德的原则是幸福” 。
  (二)理论基础
  1、对神创论思想的批判
  人是从哪里来的这一问题被神创论思想给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世界上的各个人种和不同的文化在一定历史时期内神创论的思想都是存在着的。神创论思想认为人是由人之上的超灵或者是人以外的神灵创造的,神创论的拥护者们对人是由某种神创造而来的观点始终是深信不疑的,神、天、道、上帝、佛主、真主等等各种不同的形象和代名词是这些神或者说是超自然的能力的赋予者,人们认为万事万物是某种神秘的力量创造的,神秘力量还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创造者的智慧、能力、精神和血肉都附着在人身上。马克思作为无神论者,在对宗教的批判中对神创论思想进行了严厉的抨击。马克思指出:“对宗教的批判使人不抱幻想,使人能够作为不抱幻想而具有理智的人来思考,来行动,来建立自己的现实;使他能够围绕着自身和自己现实的太阳转动。宗教只是虚幻的太阳,当人没有围绕自身转动的时候,它总是围绕着人转动。” 在这里,马克思对宗教的批判其实是对神创论思想的批判,他揭示了神创论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想,神创论思想在根本上将人本身遮掩或疏离了,特别是将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个人的生存的状态加以了遮掩和疏离,让人丧失了自身的主观能动性。
发表须知
发表释疑
发表流程
答客户问
代写流程
代写价格
发表价格
新手指南​
代写须知
新手指南

最新论文